网游分级有必要吗(如果游戏也有和《电商法》似的《游戏法》,游戏行业将会怎么样)

今天给各位分享关于【网游分级有必要吗】,以及【如果游戏也有和《电商法》似的《游戏法》,游戏行业将会怎么样】的知识点。如果您能从中获取启发,那就是我们开心的事了,现在开始吧!

如果游戏也有和《电商法》似的《游戏法》,游戏行业将会怎么样?

各个产业发展到了一定的规模,通过社会事件的影响肯定会有相关的法律成立,目的也是保护相关从业人员以及消费者的权益。其实早在2010年8月1号就开始施行了《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其设立目的主要是为了规范网络游戏行业内容健康,保护未成年人受网络游戏中不良内容的影响。提到条暂行办法,我们就不得不提到当年热点的两个人物,杨永信和陶宏开,在十多年前,网络游戏是被家长定义为“电子海洛因”的存在,主流媒体也不时报道着相关负面内容。例如13岁的天津少年张潇艺,在网吧连续玩36小时之后跳楼自杀。引起了当时社会的广泛关注。2008年中央电视台播放了新闻记者刘明银制作《战网魔》记录片,具体讲述的就是杨永信怎么通过“电击”疗法,治疗未成年人“网瘾”的故事。其中大肆抨击网络游戏会像毒瘾一样危害未成年人,吞噬人的大脑和意识,会让人性格变的残暴。而陶宏开教授更被喻为“中国戒除网瘾第一人”,通过素质教育,巡演讲座等活动帮助各类“网瘾”患者。并在2007年被中宣部评为中国思想政治工作年度贡献人物之一所以《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也是针对当时网络游戏行业出现的弊端进行规范。我们再来看《电商法》其实中国很早就有电子商务,阿里巴巴成立于1999年,慧聪网更是1992年就成立了。只不过当时中国电子商务处于萌芽阶段,各类交易占很小的比重,所以并没有设立相关法律。而到2012年,中国电子商务交易额达7.85万亿元,同比增长30.8%;网络零售额超过1.3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6.3%;电子商务服务企业直接从业人员超过200万人,间接带动就业人数超过1500万人。在此背景下,2013年12月27号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启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的立法进程。并于2018年8月3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电子商务法》,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其中电商法保护的权益搭售须有显著提示针对这样的恼人搭售,电商法草案三审稿增加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搭售商品或服务,应当以显著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不得将搭售商品或者服务作为默认同意的选项。保证押金顺利退还针对押金退还难的问题,草案三审稿增加了如下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按照约定向消费者收取押金的,应当明示押金退还的方式、程序,不得对押金退还设置不合理条件。消费者申请退还押金,符合押金退还条件的,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及时退还。向“大数据杀熟”说不草案三审稿明确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根据消费者的兴趣爱好、消费习惯等特征向其推销商品或者服务,应当同时向该消费者提供不针对其个人特征的选项,尊重和平等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个人信息保护有待加强草案指出,电子商务经营者收集、使用其用户的个人信息,应当遵守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个人信息保护规则。对此,在分组审议中,不少委员建议应进一步完善对个人信息保护的相关规定。从上述看,《电商法》的形成主要是源于中国电子商务产业发展到了一定的规模,需要设立相关法律保护消费者的权益,来引导行业健康的发展。另外我们从产业规模来看中国电子商务行业在2018年交易规模已经达到了27.3万亿,其中网上零售额90065亿元,占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已经从2012年的6.3%增长到23.6%。中国游戏行业虽然销售规模从2010年的333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2144.4亿元,但是从总量上来看产业规模并不大,而且还处于发展上升阶段。总结《电商法》的设立是因为中国电子商务产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为了规范行业更有序的发展。对于中国游戏行业如果规模发展到了一定程度,肯定也会有相对应的《游戏法》来设立,去规范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

游戏分级在中国很难吗,为什么这么多年还不见点动静?

我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一个个会觉得分级那么好啦讲个小笑话:有一个人觉得自己钱不够用,他就去观察富人们平时在干什么。然后他发现富人每天都在开豪车、住大豪斯、会所点嫩模,于是他开了一张信用卡……现实生活中当然不会有人这么蠢,但是到了这个问题上9成的人瞬间就拎不清了。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觉得出了分级就能玩到、看到血暴黄,那说明你的思路出了严重的问题。分级制度不是万灵药,它不能解决你玩不到血暴黄监管模糊、选择性执法创作市场不自由等等问题。要求总局出台分级制度到底是在要求什么?是在要求他们细化审查的标准,而不是让他们降低审查的力度。我还是那句话,不要以为搞个分级制度就能获得和外国一样的明确标准——如果不解决本质问题,搞的标准越多反而是越方便权力寻租。我不客气地说一句,这背后的逻辑就是觉得「只要他们换把钝点的刀子,他们就砍不死我」。所谓右倾投降主义,指的正是要求出台分级制度这种把一切押在对方会因为怜悯你而放过你的迷惑行为。实践上你去呼吁所谓的分级制度,是不可能解决社会和上层对游戏的保守价值观的——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不是有了分级所以他们可以玩血暴黄,而是他们本来就可以玩血暴黄,然后为了向保守价值观妥协才弄出了分级制度。现在你根本玩不上血暴黄,还指望保守当局通过定更多标准来获得一个更宽松的环境,不是南辕北辙?呼吁了那么多年分级,真正推动改变了社会对电影、游戏态度的是什么?不是分级,也不是总局的怜悯,而是西方电影对中国主流群体的持久影响,是微信小游戏和王者荣耀,因为当社会上更大程度的群体接纳了「游戏只是另一种娱乐」的价值观的时候,才有可能总体性地改变对游戏保守的态度。指望通过分级来实现这个事情,无异于一个穷人相信和富人一样大力消费就可以致富。退一万步讲,哪怕暂时实现了所谓的「分级」,迟早也要通过投诉改回来。早些年央视还放过EVA呢,结果呢?

网游分级有必要吗(如果游戏也有和《电商法》似的《游戏法》,游戏行业将会怎么样)

如何制止或限制未成年沉迷王者荣耀等网络游戏?

1.首先要让孩子知道玩游戏的利与弊,我们不能全面否定玩游戏,短时间的消遣娱乐还是可采取的,尤其是现在的学生竞争激烈压力大,偶尔玩一会儿可以释放压力,放松心情。可以采取逐渐减少玩游戏时间的措施,让孩子对游戏沉迷度依赖度降低。2.除了玩游戏,还可以培养孩子其他的兴趣爱好。比如出游踏青,登山,DIY,学乐器,养动物,参加公益活动等,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并分散玩游戏的时间,既培养了良好的心智,又使孩子没有精力或者没有时间去玩游戏。3.孩子沉迷于游戏可能是游戏中有现实生活里没有的刺激感,要考虑孩子是不是生活太过平淡乏味;王者荣耀大多是打团战,孩子生活中是不是过于孤独,体会不到共事的乐趣;打游戏时间过长,孩子是不是平时压力真的太大,老师家长是不是只关心他的学习?4.要转移孩子的注意力,把他对游戏的注意力转移到家人同学身上,使他对游戏投入的爱,分一部分到爱他的人身上,让他多留意多观察身边的人,给他们给予必要的帮助和爱心。让孩子戒掉游戏切不可硬来,尤其是叛逆期的孩子,要追根溯源找到孩子沉迷于游戏的原因,然后对症下药,这样才是真的爱孩子。

网络游戏真是现代的精神鸦片吗?到底应不应该禁止?你怎么看?

奥斯康定滥用就是毒品,致幻剂,适量就是强大的镇痛剂。同样的,游戏适可而止,劳逸结合不但能增加工作效率,开拓思维,也能大大降低你的娱乐花销,沉迷其中也可以毁人身心。学医的朋友都说抛开剂量谈毒性,是扯淡,游戏也是一样的,副作用如此公布的奥斯康定也只是严格管控,何况游戏呢?诚然,游戏反应及时奖励的闭环很容易让人找到成就感,家长对孩子的教育则停留在呵斥,打骂的程度,当然容易束手无策,但这是谁的问题呢?难道问题不出在既不想花心思花时间在孩子身上,又想孩子成才的家长身上吗?这些失败的家长又凭什么让游戏适度的孩子和上班族来承担他们教育孩子的失败呢?

关于【网游分级有必要吗】和【如果游戏也有和《电商法》似的《游戏法》,游戏行业将会怎么样】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热烈欢迎大家留言讨论,我们会积极回复。感谢您的收藏与支持!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尔韵网络游戏门户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