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公司只是利用政策从随后的裁员中榨取利益(下列使用与经济性裁员的情况主要是)

陈畅,AI金融通讯社

“该公司只是利用政策从随后的裁员中榨取利益(下列使用与经济性裁员的情况主要是) 热门话题

7月底,Wandouwei的几名员工在社交媒体上报道,一家面向儿童的数学思维教育公司Wandouwei正在进行暴力裁员。“公司没有发布任何公告,但进行了各种形式的多轮面试,试图让员工接受不合理和非法的协议,而不给予赔偿。”一些员工告诉AI财经新闻,完斗香的裁员几乎涵盖了所有职位,裁员比例达到70%至80%。

Pea Thinking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面向3-12岁儿童数学思维训练的教育公司,总部位于广州,同时在北京、上海等地设有分公司。2020年10月,Pea Thinking收购了儿童英语品牌Magic Ears,从那时起,它有两个业务:英语和数学。同年11月,Wandouthinking还宣布,它已从包括愿景基金新东方和创新工厂在内的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8亿美元的C系列资金。

但随着“双倍裁员”文件的落地,裁员的压力也悄然而来。

赔偿金大大减少,拒绝签字的滥用

万斗祥驻北京员工何胜于7月28日首次发现问题,即“双倍降价”文件公布四天后。何胜告诉AI财经新闻,他所属的工业和研究部门的系统权限已被收回,包括数据仓库董事的访问权,这是研发所必需的。

据他说,该公司的销售系统、教育管理系统和数据系统也被封锁,无法访问。“回顾过去,公司的主要目的是防止员工在收到裁员消息后在系统中进行恶意操作。”

7月30日,在北京、广州和上海的完斗香的许多员工都接到了部门主管的电话采访。面试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告诉大家公司将裁员,赔偿金只能给N而不是N+1,N也按照公司的计算方法打折扣。此外,年假和加班假不能折算成现金;第二是询问每个人是否接受解决方案并愿意签字。如果你不签字,人力资源部将在本周末强制终止劳动合同,你也不必在下周一上班。

在这个过程中,负责面试的主管威胁说,如果他们不合作,公司将干扰该员工随后的求职。

“大多数员工没有签字,只有少数人害怕,或者因为养家糊口、无力支付劳动仲裁费而不得不签字。”在Pea Thinking广州总部工作的蓝飞告诉AI财经新闻,自从宣布裁员以来,丁丁工作组的员工数量每天以数百人的速度消失,一周内从8100人减少到7100人。

兰菲表示,裁员涉及的工作包括产品开发、产品经理、试销教师、客户服务等,但不限于该业务部门的pea思维。他估计将有5000多人下岗。

图表/图表的受访者

大多数准备与之抗争的员工仍然忽视了这一点。在8月2日星期一的工作中,Pea Thinking副总裁与他的员工进行了接触。“采访员工,打情感牌,告诉我们最好不要成为'眼中钉'。”兰菲说,为了敦促大家尽快签约,公司表示只能向过去两天签约的员工支付赔偿金N,“因为账户中的钱将首先处理父母的退款,然后是员工的工资,账户后面的钱越多,钱就越少。”

图表/图表的受访者

个别冲突也已爆发。蓝飞告诉AI财经新闻,一名高管要求一名员工带头签名,但遭到拒绝,因此他直接大声辱骂,甚至倾向于采取行动。“告诉我你的名字,让我们聊聊,”这位高管在下面的一条消息中写道。

截至发稿时,Pea Thinking尚未披露公司业务变化中的任何裁员或减薪。AI财经新闻要求Wandou确认,该公司表示将给出统一的官方答复,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收到答复。此外,在微博上被认证为“豌豆思维创始人”的于大川也忽略了员工留下的评论,直接删除了这些评论。

公司真的没有钱,还是这是一个缩小规模的机会

教育和培训公司的裁员并不令人惊讶。由于无法控制的外部因素,整个K12教育赛道受到沉重打击。在此之前,好未来指导和硕士教育已经开始裁员。何胜透露,豌豆思维的员工也有心理准备,公司已经有数百人在裁员前自愿辞职。

但他没有为公司的裁员态度、流程和方法做好准备。“该公司只是利用政策从随后的裁员中榨取利益。首先没有N+1,然后是停产,然后是威胁和诱因。自始至终,没有真正处于高层的人站出来解释。”一些有豌豆思维的员工也提出了类似的疑问。在此之前,公司的经营状况非常正常,从未出现过拖欠工资的现象。

2020年11月,Wandouthinking宣布已完成1.8亿美元的C轮融资。当时,万斗香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大川表示,万斗香单月收入达到2.2亿元,续约率和推荐率均高于85%。投资者之一新东方董事长于敏洪赞赏地指出,80%的更新率是一条“生命线”,任何在线教育机构的收购成本都无法形成商业循环。

因此,直到2021上半年,pea思维仍在不断扩展。据媒体报道,完斗伟分别于2月和4月收购了广州在线艺术课程平台“Draw La”和在线儿童节目教育公司“Hexa Programming”。但Pea认为没有回应对这两项收购置评的请求。何胜告诉AI财经新闻,“公司在这一时期发展迅速。3月份,仍有6000多人,6月份,增至8000多人。不排除公司正在为新业务扩充员工。”

因此,考虑到pea的下岗员工认为公司没有破产,目前的做法是减少损失,将政策压力转移到员工身上。何胜和他的同事检查了相关政策。例如,如果他们遵循北京“停产停产”的结果,他们只能获得不低于该市最低工资70%的工人基本生活费,即1624元。

这两天何胜还是像往常一样到北京办事处“打卡”。但蓝飞的广州总部甚至没有办公空间,他说,公司于8月3日突然搬迁,没有任何通知。员工们问到要搬到哪里,但他们没有回答。

余曾公开表示:“我不想成为一个不忠实的人,所以Wandou thinking的策略是不烧钱,账户中的钱随时都足以支付所有家长的学费。”但现在,豌豆thinking员工是第一个被抹黑的人。


1d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尔韵网络游戏门户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