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提切利,《戴着老科西摩勋章的青年肖像》,鸡蛋彩绘面板,约1474年(波提切利肖像画)

两幅作品为什么结合在一起。“圆形圣像”的入画是波提切利最初的构想吗。

波提切利,《拥有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1470年代后期-1480年代中期,私藏

波提切利,《拥有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

两幅作品为什么结合在一起,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把这个圆形圣像放进去是波提切利的第一个构想吗。如果是这样的话,画中的人和家人可能会有特别的意义。波提切利1474年创作的画像中的男性是科尔西摩 德 拿着梅迪奇的帕斯蒂利亚勋章。这是波提切利所有作品中唯一讲述幸存的友谊、忠诚的作品,画中的人带着代表性的东西让我们观赏。

波提切利,《戴着老科西摩勋章的青年肖像》,鸡蛋彩绘面板,约1474年

虽然能够识别博格利尼画圣像身份的原始铭文已经丢失。但是,2014年在纽约索菲比拍卖的描绘秃头胡子圣徒的破碎山形面板可能提供了线索。画中人物身穿蓝灰色长袍,做着同样的两根手指手势,有文字卷轴的断线痕迹,这也许能证明他是《旧约圣经》中的先知。由此推测,博格利尼画中的秃头圣徒可能是同一个沉默的人物。

特洛梅欧 博格利尼,《圣·马特亚与托马斯》,板蛋彩,金色底面,约1350年,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也许是为了放入波提切利的作品中,这个面板被切成圆形与古代硬币和古代受到启发的肖像奖牌相似的形状。1340年代,博格利尼为佛罗伦萨科沃尼家族绘制了一幅可能用于圣十字教堂多连画的画作。属于“圆形圣像”或多连画的顶部,圣人的肩膀由两条垂直的小线包围,构成圆形切口。这表明该圆形面板可能为矩形或山形。

[资讯新闻]

波提切利被称为神圣世俗图像的象征性制造者,他经营着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最成功的画室之一。波提切利的画作中佛罗伦萨也住着很多人,那里充斥着上一代艺术家所画的闪闪发光的金底多连画。

乌戈里诺 内里奥,《摩西》,1325-1328,英国国立美术馆藏

杜乔,《卢奇雷的圣母像》

弗拉 安吉利科等人,《利那奥利的帐篷》,约1433年,佛罗伦萨的圣马可大教堂

在追求符合不同时代的审美过程中,墙柱和面板的一部分变得多余,最初乔托多连画上部的神等形象的面板从原创作品中分离出来。但是这些碎片现在也显示了它们被珍视。事实上,无论是教堂的大制作,还是私人定制的小作品,在这个时期都有着被审美变化重新分割的相似命运,其中包括波提切利和他的工作室创作的部分小作品。

乔特,《神与天使》,约1328-1335年,圣地亚哥艺术博物馆藏

波提切利,《神秘基督诞生》,1500年,英国国立美术馆藏

波提切利,《圣母加冕仪式》,1490-1492年,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藏

波提切利,《圣·弗朗西斯像》,约1475-1480,英国国立美术馆藏

波提切利,《戴着老科西摩勋章的青年肖像》,鸡蛋彩绘面板,约1474年(波提切利肖像画) 热门话题

作为一幅描绘一位圣徒的画,这幅《圣弗朗西斯像》在波提切利的存世作品中独一无二,画家的另一位圣徒的画像几乎都是一幅巨幅画作的碎片。黄金底面也不寻常。背景有两种不同的5瓣和6瓣星形钻孔,其效果随机且不准确,艺术家将其作为装饰。从切口看,画面涂饰的肌理是作品接近完成时的思路,添加的金色纹理在烛光下闪闪发光,也提供了神圣的维度。无论谁委托这部作品,这些镀金、闪闪发光的效果都是特殊的要求,显然是一笔很大的支出。

波提切利,《东方三博士来朝》,1475年~1476年,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藏

佚名,便携式圣母像,14世纪初,纽约大都会美术馆藏

随着圣像艺术的蓬勃发展,像博格利尼这样的小面板在收藏家和艺术家中广为流传。藏家对古董残像和圣像的看法,目前只能推测。小丑 德 梅迪奇寻找基马布韦的双面木版,是作为圣像的还是作为艺术品的属性。但波提切利的《圣·弗朗西斯》等作品表明,具有圣像特征的艺术品始终具有作为市场的天堂之光,体现在物质的光辉中。

波提切利是如何看待那个时代古物收藏家流传下来的无数小镀金面板的呢。他会如何理解博格利尼的老先知呢。在他的肖像中嵌入镀金面板的时间并不确定,但正如一个拥有镀金圣像的年轻人邀请观众观看这幅作品一样,这两幅画合二为一的人也在邀请我们想象它的关系。

无论谁有了这样的结合,他们的行为都传递了博格利尼的作品。无论何时嵌入,镀金面板都会提醒我们,波提切利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使用黄金入画。他也可能是一位艺术家,仰视西耶纳前辈用复杂的工具,制作发光的面板,而这些面板装饰着他所在城市的教堂。《画中的画》是波提切利通往世界的窗口,这个世界比他最著名的作品所暗示的更古老、更华丽。

波提切利在《三博士来朝》中描述了自己。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尔韵网络游戏门户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